吃什么好呢

这边讲话啰嗦点……

回到顶部

不行我要另外开一篇回顾:《傲娇王爷苦追冷情高手》

太极宗师的师父跟降世神通的昂口有异曲同工之萌……!我又要忍不住“求XX类型的受的文”TvT

而且他竟还有CP……!锲而不舍追他多年的端王爷!太狗血了好吗,还是早期风味的狗血。

越整理越长,耽美文了都……

 

(故事开始)

当年小树林一遇,师父还是“大师兄”,其堂弟(惹是生非易怒不淡定设定)救个摸鹿孩得罪了外出“猎物”的端王爷,师父一行在乱箭中全身而退的身手引起好武的王爷注意,提出打赢他就放师父等人走。

不等师父委婉推辞师父弟就鸡血上头咻地一下蹦起答应比武,无奈武功不敌,负伤正要被重击时,一直不显山露水的师父终于飞身格挡,王爷直勾勾盯着他,满意一笑“果然是深藏不露”~

然后……然后他就不满意了= =

王爷身后的同伴看到他节节败退似乎吐血的样子,示意兵马围攻师父,师父察觉到了,立马一把上前拉住王爷的拳头手风一转击向己身,故意往后一大摔压断绿树好不狼狈……兵喽啰们一拥而上到王爷背后大呼“端王神威”,这端王也硬着头皮挺了挺胸……实为胜者的师父却满口“王爷武功盖世草民甘拜下风放草民一条生路”,重伤的苦逼王爷还要忍着说足场面话“虽然你们不能胜过本王但是念在你们都是练武之人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但是我绝壁看上你了)”默默转身,慢腾腾上马。师父被众师弟扶走哎哟哎哟叫,却背对王爷喜不自禁偷笑……

“慢着!”

王爷似乎想起了什么,喝住了师父众人,问他们来路更想问师父的姓名住址电话号码,鸡血师父弟冲动地自爆家门师父阻止不及……

“区区乡间拳法何足挂齿。王爷,告辞了。”

这时王爷偷偷吐了口血又赶紧舔回去,看着师父的背影,“陈氏太极”四字已被他狠记于脑!

(后来王爷同伴“还问这些干什么,回去吧”策马回奔,而他摇摇欲坠地骑马身姿略苦逼)

 

旁白:至此端王爷回府,医了很长时间,他不断派人四处打探那种太极是什么功夫,那姓陈的是哪里人,可是一直都没有消息……“好一个姓陈的!总有一天我要将你抓回来打败!”……这样一查下来就过了五六年了

 

此时师父已是陈家堡大老大,一村之长,某夜在闺中独自泡澡时遇上了千山万水千辛万苦前来偷窥的王爷的喽啰探子X2

“你们是什么人?”

于是喽啰开始了长长的头衔介绍

“深夜到访,不知有何赐教?”

“久仰陈大侠威名,奉主人之命,相邀陈大侠过府一叙。”

“你们家主人是谁呀?”

“想您数年前,曾与我家王爷见过一面,您难道忘了吗?”

“…………哦~”

“想起来了吗!”

“不认识。”

“……

……………………还装蒜?”

“我不认识什么王爷,也不认识你们,快出去,我还要洗澡呢~”

“你现在用什么水都洗不干净了”(这台词?!)“快跟我们走吧”

 

BLA了一堆,最后喽啰被绕得不耐烦,怒吼一声不识抬举提拳就上,欲生擒光溜溜的师父,毫无疑问被武功高深的师父轻易击退,一边“诶呀好舒服呀~”地洗澡一边澡盆戏喽啰,占尽便宜。目送喽啰狼狈逃走后,师父露出若有所思的凝重表情。

 

喽啰回端王府REPO后,王爷自是大怒“连请一个人都办不到,难道要我亲自出马?!”

一个目前正宠的武力值设定比喽啰高的崔姓教头出语讽刺喽啰,领到【带回陈正英】任务。

 

师父生活有个印象深刻的小插花:少琪半讨好地亲自给师父做了早点,然后盯着师父吃她做的花卷

“…………你看着我做什么”

“没有哇^_^爹,原来你吃东西这么好看呐~”

“嗯?(瞪之)一到早又在胡言乱语。(偷笑)”

“我是说真的耶……”

(…………………………如果是看文,我真的会幻想师父的颜!!……)

 

说回王爷捉师父。崔教头跟着2喽啰闯入陈家堡,被高喊“抓贼”手举道具的村民们包围,师父闪亮出现,轻松调戏中击败了崔教头(2喽啰见此倒是很喜闻乐见对师父的好感度莫名飙升),使三人狼狈退场。

崔教头眼见光明正大打不过,跟踪到师父平日独自到瀑布下练武,便远远在瀑布顶上洒下大量毒药,师父立马多少中了招。

顽固的师父认为发冷无力的异样只是小病,拒绝少琪偷偷请的大夫偷偷摸他(= =)

某个月黑风高之夜,中毒的师父被崔教头和喽啰趁机打伤,这才终于知道自己中毒了……幸得杨昱乾顶着主角光环施展一般只有主角才会开启的“别人在一边念口诀他就能现学现卖现打架”的技能,打跑了坏蛋,师父没被抓走。

 

…………但是师父后来还是被抓走了。

卑鄙的崔教头私自调动兵马劫杀陈家堡,师父为了村人安危自愿被抓走。师父堂弟:“从前,我以为他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从来没有尊重过他,没想到他不想生灵涂炭,宁愿牺牲自己!”然后他心里总算装了个大哥

中毒的师父被打伤还被关在白天热晚上冰的封闭箱子里运输受虐,还不给吃饭,崔教头就被其实是好人的2喽啰各种刁难,“我们只是来带走陈大侠的,如果王爷知道定会责罚于你”,崔教头扯高气扬颇为不信。

 

几番周折,装着师父的箱子抬到王府中王爷面前。

“我吩咐你办的事,听说你不负所托。”

王爷一开始很高兴,待询问起师父现在在什么地方之时,崔教头谄媚地一指箱子,道陈正英就在这里。王爷脸色立变,上前看了开箱后装的师父一眼,踱了几步,“崔教头,你果然办事周到”。不待崔喜滋滋地回完一句“王爷过奖”一个耳光就刮了过来!

“你好大胆!我让你请陈师父回府,是想好好跟他-哔-切磋武功!我叫你好好地礼遇他,你却将他困在箱子里面,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面对震怒的王爷,崔教头哆哆嗦嗦地辩解是怕诡计多端的师父跑走,还厚起胆子劝王爷不要太看得起师父。好人喽啰X2赶紧抢上前各种告状崔教头给师父下毒,私自调动地方官兵,路上折磨师父……王爷越听眉头皱的越深,“别再说了!”走到师父面前突然温柔脸,“陈师父,你辛苦了。”“还不快扶陈师父出来?”

待师父被扶出箱子后,王爷两脚把宠幸过的崔教头狠狠踢进了箱子。

“困他在里头三天。抬走!”

 

(…………我靠王爷的表现真是太给力了!真是让人忍不住想太多,不过他仍旧是个反派……)

 

端王爷对着师父的后脑勺邪魅一笑,称小小毒伤对师父来说不在话下,要求马上比武。

“不要再假仁假义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要杀你,我就不会请你回来。”

“……那你想怎么样。”

“我苦练多年,就是想再跟你-哔-比~试”

“……只是想比武?”

“没错。如果你打赢我,我就放你走。”

“……”

“我这么多手下在此,(难道还会占你便宜)难道我还会骗你?”

然后两人四目相对把当年他们纠缠的视频完整回放了一遍后(好长)开打。师父中毒又被折磨,身体不济,节节落败吐血倒地。伪装成王府侍卫的师父堂弟忍不住扑上前扶起,怒斥王爷胜之不武,并自抖身份表明当年得罪王爷的是他。可是王爷看上师父的重点明显不是这个……他轻蔑地睨了一眼这当年的手下败将,用单手就K.O.之。

最后王爷放话师父养好伤再继续,却是把他(附上师父弟)关到了牢里。(??这纠结的王爷是怎么回事,真是让人想太多!)

师父在牢里吐血,师父弟一旁干着急。

“师兄!师兄!师兄你怎么样师兄!”

“离我远点!……别叫我师兄,我没有你这种师弟。我不是叫你不要跟来吗,连你也走了,陈家堡怎么办!如果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交代!”

“我……”

“这么多年来我说的话你一句也没听进去,还叫我师兄做什么!”(叫、叫老母吧||||)

师父弟下跪认错对师父表明心迹,不过谈话中不禁透露的耍蠢还是让师父默默翻白眼……

 

又是个月黑风高夜,少琪和杨昱乾在好人喽啰X2的帮助下到牢里劫狱,师父怕王爷对陈家堡不利而不肯走。

杨昱乾:“师父,少琪因为挂念你,好几天没吃饭了。”

师父弟叹气+翻白眼,“师兄心里面惦记着少琪,送来的饭他一口都不吃!害得我,把他那份都给吃了。你看,我都胖了!!”(二叔……真是无时无刻都要耍喜感)

这几日唠嗑着,好人喽啰X2冲进来报信,让他们快走。

本来决定要走的师父弟突然又贴着师父坐下,

“我也不走,我要陪着大师兄。”

好人喽啰不禁感叹:“真够义气!不过王爷对你没兴趣,你们赶快带他走吧。(……………………好人喽啰一号你真直白…………)

“我们走了王爷会对你们怎么样?”

“哎呀——王爷要的是陈前辈,只要陈前辈不走就好!其他人养着都是多余的!白白浪费米饭!快走啦!!”(……………………好人喽啰二号你不是一般直白…………)

师父弟干嚎“我不走!我要陪着他!我不走……”还是被拖走了。师父弟只是个CP里的路人……

 

事后好人喽啰X2互相推搡着跟王爷REPO昨夜什么都不知道的见闻(他们演得真好)

“劫走陈正洲,这倒是省了米饭。(王爷的思维……)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带走陈正英呢?”

好人喽啰X2解释是怕王爷威胁师父族人,扫平陈家堡,王爷听之甩袖大怒,“什么话!我是这样的人吗!”(说起来,这王爷一直在背黑锅啊,不过他现在也挺自黑)

“他既然自愿留下,我也不能亏待他。从今天开始,将他的牢房改为上房,每天用好酒好肉招待。不止这样,我还要每天用人参给他补气”就是不给他解毒……

 

杨昱乾为求救师父找后门,单挑七大高手。好人喽啰X2问王爷为何对此事不感兴趣

“自从和陈正英-哔-比武后,我发现一件事,越是声名响亮、招摇过市的,都是世俗之辈。真正的高手是不出世的——就像陈正英。所以我以后会少外出露面。”

“……王爷……高明”

“小人……茅塞顿开……”

“所以什么七大高手很可能都是些泛泛之辈!如果我去看他比武,岂不是抬高了他的身价,贬低了我的身份?!”

好人喽啰X2这时不断鼓吹师父的徒弟杨昱乾武功也很好,王爷不屑焉。

“就算他武功再好,能好过他师父吗!?”

(不管别人怎么说……)

……

 

王爷听闻杨昱乾打败七大高手后,吩咐手下不准把此消息透露给师父

“我要让他不再存有任何希望,乖乖地留在我端王府……把他给我带出来。”(这前后台词太让人YY了好吗!!)

“陈师父,那支人参还管用吗,看你的气色好多了。”

“……哼。”

“人参不好啊?那血燕如何?我叫人每天给你炖一盅。你是我的上宾,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

“你何必惺惺作态,明知我身上的毒伤未清,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干嘛非要和我-哔-比武?”

“陈师父何出此言呢?我不过倾慕陈师父武艺超群……”

“不必多说了,你不配和我陈正英-哔-比武。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会用一招半式。”(你休想!你不配!感觉不会再爱了,再也不要和你说话了!)

“本王以上宾之礼相待,你却不识抬举,顶撞本王!真是山野匹夫,难登大雅之堂……”(放屁一边嫌弃还一边……)

“你派人日夜把我看守,不让我出牢门一步,又故意不清除我体内之毒,可见居心叵测!”

王爷一怒,撤回了人参燕窝,只给稀饭。

 

好人喽啰X2到杨昱乾所在的河南会馆,庆贺他打败七大高手一炮成名。待说到师父近况时

“我们也是习武之人,难免会醉心于武技。也会想找其他人鄙视鄙视!不过,我们家主子……”说到这里,好人喽啰二号不禁叹息着摇了摇头。

“是啊,王爷对陈前辈,确实有点过分。”好人喽啰一号也如是附和,更引得师父弟等旁听人揪心。(看啊!!手下都觉得异常啊!!!!!王爷,做得太明显啦!)

“啊!……他怎么对我爹的?!”

“唉,昨天,王爷又逼陈前辈**,陈前辈脾气也倔强,死都不肯跟他动手!结果又被他打伤,还吐了几口血……”(家暴?!坚贞不屈!!)

“……!”

“王爷呢,根本没给你爹除去他身上的毒,反而不断地逼他**……长此下去,陈前辈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师父弟虽然知道师父大约也讨不了好,但这么一听直播,还是气愤非常,“这个端王爷!仗势欺人,实在是,卑鄙无比!少琪别哭,我这就找他拼命去!把你爹救出来!”

“我也去……”

“你们别乱来!”

“杨公子,王府重地,不能让你们擅自乱闯啊!”“是啊!”好人喽啰X2相继劝解几人。他们此访,更是让师父解救队坚定了加快走后门步伐解救师父之心。

 

不久杨昱乾成功得权势比端王爷大的荣亲王相助,荣王爷邀端王爷一叙,提出“放鸟归林”。王爷被迫答应了,回府后大发雷霆,切齿疑惑,“难道他也看上了陈正英?”末又自负一笑,“放又何妨。我今天放他出去,随时能抓他回来!”

 

……不过考虑到会一段日子不见,然后放人之前王爷还是要来上一发,跟师父强买强卖地定下三月之约。“三个月后,我要和你正正式式地比试一次!”(靠你还没比够吗你确定你要说的不是彻彻底底地爽一炮吗?!)

“我们比的,还不够吗?”(师父……!)

“你不要得意忘形。三个月后,如果你没有如约前来,我就将陈家堡夷为平地!”(不要答非所问好吗等等………………是谁前几集还甩袖说“我是这样的人吗?!”?!你就是这样的人啊渣攻!!!!!不要打脸太快好吗!)

“……”师父盯着王爷,怒不能言

王爷这才得意一笑,“带他下去。放他走!”

 

师父弟的片段也记一记吧:师父被放出去后,少琪杨昱乾喜相逢,师父弟却不知是近乡情怯还是因为其他,悄悄缩在一角。

少琪出声提醒,“爹,你看谁来了。”

“正洲?”师父见之惊喜,笑脸迎前,“正洲,你还好吗?”

“师兄……都是我不好!”师父弟不大自在起来,“以前的一切祸,都是我惹的!……我那个时候,年轻气盛,给咱们陈家堡惹了不少麻烦。而且让师兄你受了这么多苦……”师父听闻,却是欣慰一笑。

“师兄,我对不起你,我真没用!我真没用……”说着就想跪下,师父忙把他扶起。

“你这是干什么!……说老实话,过去我也曾经恼过你。你呀,就是太容易冲动,做事往往不替别人着想。现在知道错了,那就好啦。过去的事情就当是个经验,来日方长嘛。”

“师兄,你对我真好!以前,我太糊涂了!”

一番自白后,师父弟决定听师父的,先回陈家堡。

“师兄你先养好身体,迟些日子我们再跟那狗屁玩意儿算账!我跟他势不两立!”师父看他老脾气又回来了,只望着他背影无奈地笑而不语。

——至此兄弟线算是HE了。

 

王爷那边被万能的主角光环杨昱乾插了一脚就不那么顺利了。

“好!我就让那杨昱乾代师出战,待本王把这个小的置于死地之后,再去收拾那个大的。”

被作为主角后门势力的荣亲王及其女婿贝勒一唱一和地那么一激将,当即咬牙切齿地答应了迎战主角,出任那肯定悲剧的最终BOSS。

 

终于,在端王府关起门来开始了BOSS最终战。

“人人都说你武功比陈正英更高,我今天就要将这个谣言彻底粉碎!然后再找陈正英算账。”(王爷啊王爷,说你是好武之人嘛,你还真是专一,真不如说……)

最后主角当然必须赢。

“杨昱乾,你走吧!”

对主角的剧情来说,王爷相关是圆满结束了。

可是对耽美的王爷和师父来说,谁也没说清楚。哈哈,来日方长……

 

-END

 

 

评论(7)
热度(2)
©吃什么好呢 | Powered by LOFTER